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訪問甘肅省嘉峪關公路局網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專欄專題  >>  熱門專題  >>  弘揚傳承“八棵樹”精神  >>  交流園地  
​最美公路人
來源:嘉峪關作家  作者:贠愛迪  日期:2019-08-16  點擊數:

    很喜歡一個比喻:“如果大地是一把琴,路就是琴弦,養路工則是琴弦上跳動着的音符。”細想,橘色公路人忙碌的身影,恰似跳躍的美妙的音符,舞出了生命的旋律。

    我對公路人的敬仰,緣于我生活裡有半個公路人。他是我先生。說我先生是半個公路人,因為他不是養路工人,但他參加過G312國道、S215省道和X301縣道的築路工作。

    我先生出生在離嘉峪關市區隻有幾公裡的文殊鎮河口村,上世紀八十年代他還是一個半大孩子時,村裡傳來了要興建文殊北大河橋,同時改造從他家門口經過的X301線硬石路的消息,村民們歡天喜地,高興得不得了。幾十年來,因為路況不好,尤其北大河每年夏季洪水泛濫,農民辛苦一年的蔬菜瓜果運不到城裡去賣錢,眼睜睜看着爛在地裡或者倒進垃圾堆,接受着“保收成,不保收入”的殘酷現實,所以,鋪路、架橋的消息無疑是天大的喜事。村裡的青壯年紛紛響應号召加入到修路、建橋的隊伍中,老人、半大孩子也不甘示弱扛着鐵鍬、洋鎬一起上陣。我先生也沒例外。

    我先生說,當年X301線帶隊修路的隊長是一位臉頰黝黑、高個子高嗓門的中年男人,老的小的都叫他趙大爺,趙大爺天生的好脾氣,他在公路段工作二三十年了,對所有人都笑呵呵的,但他對工作特别嚴謹,鋪路的每道工序,從勘測、篩砂、炒油砂到攤鋪、壓路,他都親自帶領工人們一起動手幹。勞動強度最大的要算篩砂和炒油砂,全是人工,篩砂要一鍬一鍬把砂料從篩網一邊揚到另一邊分離砂、石,工人們手裡的鐵鍬像飛轉的葉輪一樣連環有節奏,仿佛他們身上配置了特殊軟件;炒油砂苦在高溫炙烤,工人站在一百六十多度瀝清的燒盤上,手拿鐵鍬在大鍋裡翻攪,熱氣順着褲筒往上竄,全身像被熊熊火焰燃燒着,還自我解嘲“天下最好吃的肉肉要出爐了”。那些用頭巾裹得隻留了兩隻眼睛在外面忽閃的女職工,臉上的皮膚依然被風沙侵蝕、油砂炙烤得比農村男人都粗糙,她們常常被工友們哈哈笑着調侃“要是不說話,即使睡錯了被窩,男人未必能認出來是不是自己的媳婦”。一片歡聲笑語。下了班,立即都像被打敗了的傷兵,有的倒頭就睡在了農民的草垛裡,或者河灘上臨時搭建的簡易帳篷裡,半夜餓醒了再找吃食;有的猛灌幾口涼水,再吃幾口幹馍馍就鹹菜,便髒呼呼的睡着了。蚊子、蒼蠅像得了機會似的在他們身上來回搜索,有好心的村民常常看不下去,請他們到自己家裡吃口熱乎飯或者住幾晚上,從此,他們便成了一生的朋友。

    趙大爺分配村民們幹的活是技術性不太強的拉沙石墊路基。家裡有拖拉機、牛驢車子的都派上了拉沙石的用場。我先生家裡沒有拖拉機,隻有一輛架子車,也沒有牛驢馬,剛滿十八歲的二哥在架子車兩個轱辘的軸上拴一根繩子套在自己肩膀上,雙手抓緊兩根車轅拼命向前拉,他在車後使勁推,二哥後脖子青筋暴起,他也累得眼珠子快鼓出來,趙大爺看到了心疼得直嚷:“小夥子,裝這麼多,壓得長不高個兒了,找不上媳婦要打光棍的!”我先生說在他的記憶裡,當年的架子車車箱簡直太大了,他和二哥吭哧吭哧鏟了好多好多沙石進去了,卻不見滿。裝滿了又拉不動。但心情是非常好的,因為是義務勞動,特别光榮;又因為被工人們特殊照顧着,特别溫暖;還因為新路、新橋都要通車了,進城難的問題終于解決了,特别興奮。那種勞動場景是他見過的最鼓舞人心的,部隊、勞改隊也來了大批援助人員,趙大爺在人群裡穿梭,所有人掄圓了膀子幹得熱火朝天、喜氣洋洋。當部隊的坦克轟隆隆一輛接一輛壓路的時候,全鎮子沒見過坦克的男女老少都聚集來了,在馬路兩邊站成了兩堵牆,歡聲笑語直抵雲霄。X301線竣工、北大河橋通車剪彩的那天許多農民高興得哭了,一條路、一架橋搭進了農民的心裡,有的家庭為參加剪彩儀式,專門貸款買了拖拉機,村民們的拖拉機在北大河河灘排成的長隊,形成了非常壯觀的場面。我先生家的拖拉機好像也是那時買的。

    我先生中學畢業後,在社會上閑晃的兩年又參加了G312線和S215線的築路工作,是通過當年修X301線時結識的公路朋友介紹去,以打工掙錢為目的的。他的工作還是墊路基,不同的是他那時已成了一個拖拉機手,隻管開車,裝車是别人的事。那時公路段的生産條件也得到了很大改善,單位有了真正的壓路機,篩砂、炒瀝清也機械化了,但工人們的工作依然很艱苦,因為他們特殊的工作性質就是“趁熱打鐵”。我先生說開車雖然是最簡單最輕松的活,他在G312線幹到三伏天就堅持不下去了,頭頂烈日炎炎外加一百多度的油砂炙烤,感覺整個人就像被架在火堆上要燒熟了。但看到工人們一個個像打了雞血一樣的工作熱情,他就又不好意思喊苦,可最後他還是沒有堅持下來。又轉戰去S215線墊路基,他心想的是鏡鐵山礦海拔高,至少沒有高溫,可不到一個月他又當了逃兵。他說那地方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吃住條件仿佛還在原始社會不說,八月的天氣早晚都要穿棉衣,中午有時卻又熱得像挂在大火上烤着,還時刻面臨狂風暴雨、飛沙走石的襲擊,尤其受不了吊大坂四千多米海拔缺氧的惡劣環境,他坐着不動都心跳氣喘、頭暈想吐,真擔心再幹下去自己的小命都會不保。離開S215線數年後,他每每想起公路人咬着牙揮汗如雨工作、像乞讨者一樣卷縮在帳篷裡嚼幹餅子的畫面,心裡對他們不屈不撓、責任大于天的精神,唯有敬意、欽佩。

    “要想富,先修路”作為一句人人皆知的俗語,絕對不是空穴來風,它背後蘊含着交通運輸業在經濟建設與社會發展中的重要作用。公路的發展在新中國成立以來是突飛猛進、日新月異的,從無到有,從疏到密,從泥結碎石簡易路到瀝清高速公路,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徜徉在我先生講述的公路人甘當鋪路石的精神世界裡,走在嘉峪關寬闊平整的馬路上享受幸福惬意的時光,我對公路人的敬仰是延綿的,直到有一天終于走進嘉峪關公路人的生活,對他們的敬仰之情再度升華。

    2019年七月中旬,市作辦組織會員學習公路人的“八棵樹”精神,接受傳統再教育。我帶着期盼與疑問,與40名作協會員齊驅并駕八輛小車,浩浩蕩蕩向嘉峪關西郊駛出,最後停在嘉峪關城樓東南角的G312線拐彎處,下了車,一眼望見了站在文化廣場烈日與風中的一排白楊樹,它們面朝天下雄關,背依祁連山脈,站成了一排肩挑曆史使命的戰士,站成了一個薪火相傳的裡程碑,和左公楊一脈相承,宛如堅守崗位的哨兵一樣英姿飒爽。我撫摸着它們粗糙的樹紋,感受它們厚重的曆史底蘊,講解員将我們帶回到曆史的1952年春天,新中國第一代養路工鄭占乾号召工友和懷孕在身的愛人,頂着漫天飛沙在簡陋的道班工房前栽下一排楊樹,以阻檔風沙對房屋和公路的侵蝕,他們用爐棍和鐵勺跪在地上挖坑、挑來水和土栽下了樹,栽下了公路人的希望。在一代代公路人的精心呵護下,幾經滄桑,百餘棵白楊樹最後隻剩下了八棵……。聽着聽着我眼睛潮濕了,方明白八棵樹與嘉峪關公路人的關系、公路人與人們富足生活的因果。八棵樹用一圈圈年輪見證了嘉峪關公路人艱苦奮鬥的日日夜夜,用一道道皺痕記錄着公路發展史:從石碾子壓路、毛驢車刮路到壓路機、先進機械設備的高效作業;從手提肩挑、洋鎬鐵鍬、人力車、拖拉機到挖掘機、裝載機、一整套标準化的科學管理;從風餐露宿、一口缸、一件羊皮襖、一個地窩子到職工食堂、綠色菜地、文化長廊、溫暖舒适的職工宿舍、明窗淨幾的辦公環境。無不印證着一代代公路人揮灑汗水艱苦創業的堅定執着和他們所取得的可歌可泣的業績。

    嘉峪關公路人像八棵樹一樣,紮根在這片戈壁上,甘當路石。嘉峪關公路人以八棵樹精神為标杆,讓嘉峪關四通八達、陷在了綠色海洋裡,幸福安康;嘉峪關公路人以八棵樹的精神譜寫着最美公路人的贊歌,奉獻着生命和青春,在大地上編織出條條美如錦鏽的飄帶。

 


嘉峪關公路管理局微信
(請掃描二維碼關注)
今日訪問量:        昨日訪問量:        總訪問量:
Copyright@甘肅省嘉峪關公路段管理局 版權所有 隴ICP備16003024号-1
地址:嘉峪關市建設東路13号 郵編:735100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台